《认真的嘎嘎们》让国内搞笑综艺人有了名分

  携56位有趣灵魂爆笑来袭,《认真的嘎嘎们》带着一份让gagman充实综艺行业的使命感,用赛制打磨一群“认真”的选手,让“有趣”这一值得追捧的特质得到应有的价值体现。

  《认真的嘎嘎们》的诞生并非巧合。2019年年中,腾讯视频准备在综艺市场开发新的赛道,打造一档针对综艺人的选秀节目。而在此前的两年中,伴随着“新秀计划”的推出,《明日之子》、《创造营》和《演员请就位》等垂直于各品类的S+级选秀节目接踵而至,也都收获了不错的市场反响。

  同时,综艺市场的供需也已发生改变,诸如《吐槽大会》和《脱口秀大会》之类的语言类节目层出不穷、各类真人秀节目的比重也越来越大,想上综艺的明星永远不缺,但能hold住明星的优秀综艺人数量却没能跟上步伐,众多综艺节目面临着缺乏合适MC人选的困难。

  “这是行业的背景需求。节目越做越多,对人的需求量也越来越大,但市场却缺少可以稳定持续地帮助综艺产生效果的一批人。”企鹅影视天马工作室副总监、《认真的嘎嘎们》监制李笑对《三声》说。

  在中国综艺市场的语境之下,“人与人的关系”往往承担了剧情的主线,真人秀部分的分量逐渐加重,兼具舞台魅力、控场能力和节目效果的gagman也渐渐成为了最抢手的资源。

  《认真的嘎嘎们》敏锐地捕捉到了国内的综艺人青黄不接的巨大缺口。十年前活跃在荧幕上的是何炅,十年后导演制片人们最先想到的MC还是何炅。新生代综艺人在缺乏主持功力沦为陪衬的同时,还要面对跑通告消耗流量之后的疲软心态。

  “除了主持人之外,其实所谓的综艺人、新人,目前是断层的状态。”李笑对《三声》表示,“其他行业有了自己的人才培养体系之后,都在推动整个行业发展,对于gagman这个群体来讲,我们也需要新鲜的血液。”

  从策划到成型,《认真的嘎嘎们》经历了近一年的时间。建立在为行业输出的背景之下,平台希望通过节目选出来的综艺人,能够掌握被行业使用者所认同的能力,真正服务于综艺行业。韩国节目《gag concert》已经举办了十八年,并在十八年间为综艺节目源源不断地输送着综艺人才,那么中国为什么不可以有gagman?

  但《嘎嘎们》的实际制作难度却远高于想象。节目组很快遇到了第一个棘手的问题:寻找gagman。正如李笑所言,目前市场上的大部分选秀节目都在各个圈层内举行——说唱、街舞、偶像都是某一特定类型,但当有机会为综艺行业选秀时,受困于非垂直品类的限制,选手来源也难以界定。

  问题绕回本质——如何定义gagman?《嘎嘎们》没有狭义地为gagman搭好既定框架,gag是一种能力,gagman也可以是任何人。

  《嘎嘎们》对gagman的释义只给出了两个词,一个叫怪,一个叫有趣的,连起来叫怪有趣的。gagman们应该是特质突出、共性并存的。他们虽各自有一套方法,但都可以做到“极致好笑”;他们天生有趣,甚至有的人凭外形就能逗笑观众;同时,现在的他们可能隐藏在任何地方,等待着一个散发光芒的契机到来。

  在第一期节目中,观众就可以发现参赛的gagman的多元化,他们来自不同领域,有着各自的职业经历。编剧李飞带着东北大碴子味儿出场,他介绍自己会唱跳、会rap,优点中甚至还加了“腿长”一项,但又在其他选手纷纷下场即兴battle中“输得惨烈”;歌手曹璐自带韩国演艺大赏的光环而来,一发技中假扮美人鱼,利用大量海洋球道具获得了导师们的三个“嘎”;演员张小婉和管乐组成了塑料姐妹花组合,用肢体搞笑完成空乘安全演习动作,直接拿到了导师大张伟的金钥匙。

  节目播出后,网友直呼“有趣的灵魂让我嘎嘎一笑”、“治愈不开心,每周必追”。“被许天奇尬笑”、“嘎嘎名场面”等热门话题也在节目播出后短时间内获得了上百万的互动量。

  在有趣灵魂的宝藏库中,《嘎嘎们》已摩拳擦掌开始“掘宝”——“好笑”是天生的,但成为一个gagman,是需要培养的。在节目组的设想中,gagman可以在不同的综艺中展现自我,培养自己gag的能力。“让观众可以产生共振的,我们把他选进来。”

  也正是如此,《嘎嘎们》或许可以一直做下去,“因为gagman的价值源源不断,只要你做,他就会存在在那里,只是他们现在不知道如何发现自己的gag能力,如何去找你。” 在节目组的设想中,当《嘎嘎们》进行到第二季、第三季,越来越多的“素人”自会发现自己的gag点,加入节目,成为gagman。

  在“怪有趣的”背后,是《嘎嘎们》对综艺人系统化、体系化、行业化的重塑。《嘎嘎们》带着一份让gagman充实综艺行业的使命感,用赛制打磨一群“认真”的选手,让“有趣”这一值得追捧的特质得到应有的价值体现。

  首先,是极致的热爱。大张伟曾对节目组表示,《嘎嘎们》的名字起得好。嘎嘎既是gag的意思又是鸭子的意思,专指在表面上风平浪静,但在水里拼命扑腾——为了自己努力的方向拼命扑腾的那群人。而李诞说gagman的可贵之处在于real,敢于用幽默的方式暴露自己的缺点,自己还乐在其中,而这些若非没有一颗充满热爱的大心脏,绝不能完成。

  有人说,从前的综艺人是用恶搞自己、取悦观众,那么现在的gagman便是散发自己内心本身的快乐和热爱,来愉悦观众。这一份天生的有趣和热爱,是后天无法培养、也无法训练的。

  其次,是编创的能力。《认真的嘎嘎们》总导演朱慧向《三声》描述了她在五六年前前往韩国KBS电视台调研gagman时的细节。在后台待机室,有100多名gagman挤在一个很小的空间里,人挤人、桌挨桌地在进行创作。“他们不像喜剧人,本质上还是演员,缺乏编创能力。” 朱慧说,“gagman不是明星,必须要不断地创作,他们是演自己。”

  最后,是即兴的反应力。常常有主持人救场的名场面为人津津乐道,也常常有平时很好笑的MC玩笑过度现场翻车。浑身是梗不难,灵活反应、把握好度却是一门值得长时间修炼的课程。

  因此,在编创、即兴能力和演艺经验上打磨,成了《嘎嘎们》确立选秀赛制的基础。

  选手们将在四次大考核中展现包括一发技、playgag和综艺竞演等在内的才能,在这样的过程中,gag都需要自编自导自演自创,而gagman身上的特质也正于此指向“原创”。所有的输出、才艺、内容都是gagman本人的演编创为一体的产物。

  而在playgag阶段,节目组又特意把场景设定在了综艺环境之内,加入了“不服”的环节。与《笑傲江湖》挨个上舞台表现的形式不同,选手们在一起可以gag不服,和导师、对手互相交流。与在音乐、影视等领域本就有所本职工作的艺人不同,《嘎嘎们》对56位参赛gagman的要求更为“严苛”,gagman需要长时间驻留在综艺之中,花许多心思去琢磨、创作。

  拥有数十年主持人经验的何炅负责帮助gagman克服“尬”的心态,“尬”住了的时候反倒要把尴尬转换成为输出笑点的契机;李诞教参赛者们放低对综艺中的广告的抵触,也就是作为综艺人最基本的能力——如何在不经意间将广告效果开发到最大;而对大张伟来说,他对于谐音梗的灵活运用都可以传递给gagman,从基础开发他们的编创能力;陈伟霆认为gagman虽然不是偶像,也要利用在舞台上的机会对自己进行表情管理、身材管理。小的赛程聚焦于gagman的成长之上,经过培训之后,任何一个gagman都可以被直接输出到综艺节目里。

  此外,节目组邀请了包括严敏、王征宇和吴彤等在内的著名综艺导演,为gagman量身打造综艺节目。而在真人秀的部分,何炅、大张伟、李诞和陈伟霆四位导师也将通过导师课分门别类地引领gagman发掘成为综艺人的必备条件。

  综艺竞演的最终定位为gagman们成团,并通过团输出一档综艺节目。这样的设置与行业保持着一致,综艺竞演的考量不仅仅是gagman的个人输出,还有与整个团队的适配性:gagman在进入到行业内之后,必须要拥有与他人、与环境、与舞台和与观众打交道。

  以此几个环节,节目组期望能够打磨选手的编创能力,互相吸取不同风格的创作理念,磨练即兴控场的能力,为职业道路提供丰富的灵感储备和经验基础。

  对腾讯视频来说,《嘎嘎们》的必要性在于互联网和全行业对于内容生产的刚需。“无论是短视频或长视频平台,甚至是B站用扶持UP主的方式也好,其实大家都在追求更丰富的内容形态。”李笑解释道,“有创作能力、有表达能力,就是现在我们对gagman的理解。节目给了他们更丰富的可能性,让他们足以被看到。”

  国内喜剧类综艺迭代相衬,《嘎嘎们》的在解决行业市场目前面临的困境之上,也致力于为观众提供更简单纯粹的快乐。节目组所做的观众调研发现,越来越多的年轻人更喜欢“开脑洞”、会被“出其不意”逗笑。

  而《嘎嘎们》正立足于此,寻求行业破圈之道,以多种形式、多重方法来探索综艺的新方法——在全民票选出道的选秀逻辑之下,节目最终呈现的gag6将肩负行业的“使命感”,覆盖更广泛的人群。而大家都能“嘎”起来的新偶像,也将服务于整个行业,带来鲜活的生命力。

  封面号文章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,不代表封面号平台的观点,与封面号立场无关,文责作者自负。如因文章内容、版权等问题,请联系封面新闻。